币游app
Banner
公司名称:币游app装饰材料有限公司
联系人:阳经理
联系方式:18623665633
厂址:重庆市木洞轻纺工业园D3幢
居址:重庆市渝北区北环立交中国华融现代广场1、2号裙楼
网址:http://www.kexingsuliao.com

全球院线 “解封”纪实国内影院还要等多久?

作者:币游app时间:2020-07-14 12:22

  美国院线家影院;加拿大影院关闭了105天后重新开放;法国和英国影院也已经在疫情爆发的3个月后,逐步开放;在亚洲,日本和韩国也已经开放了电影院。

  7月,全球确诊突破1200万,抗疫形势依然严峻,但电影业似乎不能再等下去了。

  疫情爆发以来,影院关闭、新片撤档、拍摄延期、财务吃紧,40年来头一次,奥斯卡颁奖典礼官宣推迟两个月举行……电影业的艰难历历在目。仅在美国,就有超过10万从业者因疫情失业。

  有数据显示,截至今年3月,全球票房损失至少70亿美元。一位业内人士表示,电影业来到了自诞生以来最艰难的时刻。

  更重要的是,即使全球院线在不久的将来迎来全面解封,电影生态也将面临一场重塑再造。

  如今,在拿到银湖资本2亿美元贷款续命后,AMC又号召其他影院在7月复工。类似的,Cinemark也有明确的四阶段复工计划。但由于美国疫情失控,官方并未给出院线复工许可,引发争议。

  欧洲方面,法国影院、英国影院在分别关闭了98天、85天后重启。德国影院因疫情已损失约2亿美元,在关闭两个月后重启。西班牙影院关闭了105天后,全国80%的影院重新开放,意味着全国0.17%的就业恢复,超过2500家公司得以续命。

  疫情期间,意大利政府关闭了850家电影院或1830块银幕,分别占该国电影院总数的45%和48%,如今也在6月中旬宣布重启。

  俄罗斯影院关闭117天后重启,但不包括占据了俄罗斯13%人口和贡献了25%票房收入的莫斯科和圣彼得堡。保守估计,今年俄罗斯电影业损失将达到500-750亿卢布(约合人民币49.5-74.2亿元)。

  亚洲方面,日本影院关闭时间较短,大概40天。据日经新闻报道,日本1~3月份院线月5日起就恢复了其全国所有影院的营业。

  韩国,虽然没有关闭电影业,但随着观众数量骤减,CGV等影院也选择了准暂停营业的策略。新加坡影院在关闭了86天后于7月13日起重启。另外,澳大利亚影院,也在关闭75-100日之后逐步重启。

  比如,加拿大影院要求观众在线购票,电影院提供免洗消毒液,工作人员佩戴口罩、手套,观众需要预先选座,不能换位等。

  法国电影院让观众在影院的走廊和公共区域内必须佩戴口罩,就位后可摘下。观众需隔位就坐,有的放映厅椅子上摆小黄人以保持社交距离。放映间隔时间拉长避免人流聚集,并在电影放映前播放防疫信息。

  意大利所有影院也将采用座位错开、线上预订等保持社交距离。德国影院规定影院大厅和租赁区域社交距离至少要达到1.5米。西班牙影院需要提前分配座位,最大容纳人数提升至1/2,并需保持2米安全距离。

  俄罗斯文化部则制定了影院开放后的安全措施清单,其中包括限制使用现金支付、影厅放映后30分钟消毒、观众佩戴口罩、间隔座位,以及设立爆米花和软饮的自动化销售设备。

  日本东宝等商业院线购票时就采用米字隔开的方式,比如TOHO CINEMAS日比谷在各区域地板上都印有保持社交空间的标志,收银台设置了防止飞沫感染的透明面板。还包括不推荐现金支付、零钱在托盘上收取、设置多个消毒液分装点、停用厕所吹风机等防疫措施,连自动售票机和发券机都是间隔一台使用。

  韩国影院规定每场只出售50%以下的座位,观众入场戴口罩、测体温,电影院内不得进食等。

  新加坡影院每个影厅要求观影人数低于50人。一同观影的观众不能超过5人,不同群体之间需要保持至少1米的安全距离。

  在加拿大,每个被裁员的电影人可以自行申领每月$2,000加币的政府补助金,为期4个月,并可延长。法国电影人也能领到失业金,但是政府颁布补贴与减税政策,仍难以缓解行业亏损。

  电影院停摆时,英国政府为主流院线英镑封顶)的月薪补贴,并提供保护岗位计划。西班牙政府向影院、发行商、电影行业自由工作者均提供了基本补助。

  俄罗斯计划将优先对于电影等项目进行专项补贴。韩国政府减免90%的电影发展基金的征收金,并投入170亿韩元支持电影业。香港特区政府以“防疫抗疫基金”名下为电影院提供一笔过资助,每所电影院每块银幕提供10万元,每条院线万元的资助。

  法国UGC院线就向月卡会员返还了会费,电影资料馆甚至策展每日影片。而在法国影院重启之日,Canal+电视台为了支持院线复苏,台内停放电影。

  Netfilx则为英国影视制作行业捐助了100万英镑,为电影人提供应急补助。英国电视电影慈善会也为电影人提供了免费的心理咨询辅导。

  西班牙最大的艺术院线Cines Golem以“第一次”、“我的首映”为主题,收集网络民意,拟定片单。最大的商业院线之一Cines Yelmo则推出了《天堂电影院》重映计划。

  日本cinema skhole放映了大林宣彦的经典“尾道三部曲”。吉卜力工作室也为全国商业院线特别放映四部佳作(《风之谷》、《幽灵公主》、《千与千寻》、《地海传说》)。深田晃司、滨口龙介组织“日本独立电影院援助”网上众筹项目,一个月为全日本118家独立影院筹得了3.3亿的援助金。

  韩国电影振兴委员会提供补贴,减免税费,还向影迷提供133万张6千韩元观影优惠券,其中独立艺术电影院占5%(约6-7万张),投入90亿韩元。另外为200多家影院的特展提供30亿韩元的支持。韩国艺术电影院协会也发起了“Save Our Cinema”支援独立院线。

  数据显示,2020年初至今,有7000多家影视公司注销或吊销,平均每天倒闭38家影院,是去年全年注销或吊销数量的4倍。

  4月29日,国家电影局估算2020年全年的损失票房不会低于300亿。而去年中国电影总票房为642亿元。如今,被腰斩的电影业令人心酸。

  电影获得票房,首先得交税,扣除3.3%的增值税,以及5%的电影专项基金,票房还剩下91.7%,这笔钱由片方、发行方和院线进行分账。片方和发行方占43%,院线%。当然,考虑院线在排片率的话语权,实际会高一些。

  不过,过去半年,房租、人力和运维成本,已经压的院线喘不过气。无论是投资人、经理,还是检票员、售货员、保洁阿姨,都在经历着莫可言状的悲剧人生。

  为了改变这一现状,政府早在5月初就出台政策,指出可以“采取预约、限流等方式”,开放“影剧院、游艺厅等密闭式娱乐休闲场所”。各地也制定了电影院复工后的相关细则。

  结合疫情防控常态化趋势,应该说,各地影院复工已经具备了初步条件。从张艺谋电影《坚如磐石》等海报发布来看,短期内电影院重开的希望很大。

  但由于6月北京疫情反弹,电影院复工又被搁置。随着北京疫情清零,公众对于精准防控的信心明显提升,相信电影院重开的时间应该不远了。

  与此同时,上海市电影局从国家电影事业发展专项资金中安排了近1800万元,共对全市345家影院予以支持,平均每家影院约5万元,这有助于提振院线士气。

  同样,上海国际电影节已获批,或将于7月底举办。再加上暑期档的市场需求,不排除在未来一个月有突破性进展。

  当然,考虑到盗版和窗口期问题,国家电影局要求全国电影院的开业必须执行统一的时间安排。同时,有关部门也在制定详细的防疫指南,保证安全、有序、逐步重启。

  即使全球各国逐步对电影院“解封”,但疫情对于影视行业的影响依旧深远。比如,疫情防控安全措施将会提升相应成本,如何在产业链条将之摊平。又或者,线上运营正在争夺新观众,这是否成为影院的渠道杀手。

  毫无疑问,重启是新的开始,但是未来电影如何与疫情共存,则是一道严肃的命题。这一新变化,可能在一定程度上重塑电影生态。

  据悉,苹果今年发布的13.3英寸MacBook Pro外形将不会有变化,只是迁移至苹果芯片。目前,还有传言称苹果正在开发全新 iMac,并搭载自家芯片。

币游app